现代人解郁、降火、解酒毒的灵丹

放生仪轨
现代人解郁、降火、解酒毒的灵丹



作者:唐略

很多次,有人向我反映说,药店里没有逍遥丸,只能买到“加味逍遥丸”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加味逍遥丸能不能吃呢?我的回答是:当然可以!

加味逍遥丸,顾名思义,就是在逍遥丸的基础上加了两味药:栀子和丹皮,所以,也有的医生或中成药生产厂家把它叫做“丹栀逍遥丸”。

为什么要加上这两味药呢?这里面学问可大了。人的肝气一旦郁结,气血就不能顺利流通,气血流通受阻,就容易生热;而且肝气郁结也影响肝的藏血功能,造成血虚,血虚也容易生热。这就是中医经常说的“肝郁化火”。我们通常说的“肝火旺”,全都是气血中的热在作怪。栀子和丹皮都有清热之功效,栀子清气中的热,丹皮清血中的热,这两个药同时使用,气血中因肝郁生成的热就会清散。

中成药生产厂家在逍遥丸中加丹皮和栀子,做成加味逍遥丸,是根据现代人的体质和生活情形的。

现代社会给人造成的压力,远远大于古代。

古人生活在一个简单的社会环境里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没有过于紧张的心理压力,也没有太多的物质诱惑,他们的肝,好比江南的森林,有充足的雨水滋润,在温煦的风里自由生长,即使其中有一些郁热,一般也不会有什么森林火灾;

而现代社会比以往复杂多了,人们没日没夜地工作、娱乐,各方面的压力都很大,各方面的诱惑也很多,所以,现代人的肝,就好比北方干旱地带的森林,沾火就着,动不动就是生气、起急、上火。

临床表明,现代肝郁的病人比较多,而且很快就能发展到“肝郁化火”的阶段,呈现出气血有热的症状,比如性格急躁、失眠、口苦、舌苔黄腻、眼睛白眼珠上发黄或血丝很多,等等。

这时候,如果仅仅用逍遥丸疏肝,效果当然是有的,但是比较缓慢;如果在疏肝的同时兼以清热,那疗效就快得多。这时候,就要用加味逍遥丸了,它疏肝解郁,可以及时打开我们的心结,达到逍遥自如的境界;它还可以清热,使我们心里的无名业火迅速扑灭,进入清凉的国度。

所以,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诸多压力和烦恼之下的人来说,加味逍遥丸比逍遥丸更合适。这也是加味逍遥丸何以比逍遥丸更流行、更常见的原因。因为老百姓更需要它。

此外,加味逍遥丸还有一个妙用,就是解酒毒。

张叔是我的一位老友,轻度肝硬化,一直在吃中药调理。张叔的儿子,是一名普通的业务员,做销售的,平时应酬特别多,三天两头跟客户喝酒。张叔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他跟我说:“我这病,就是年轻的时候喝酒喝出来的。现在儿子比我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现在整天脸红红的,脾气又大,还不到三十岁就腆着个啤酒肚,还有脂肪肝了,我叫他到找医生瞧瞧,可他总说没时间,这可怎么办啊?”

我说:“张叔,这个您别急。您只用买几盒加味逍遥丸,拿回去让他按照说明书上的量每天坚持吃。这个药疏肝、清热、解酒毒,可以随身带着,吃着很方便,最适合您的儿子了。”

“是么?”对我一向信任的张叔,这次居然对我半信半疑,非要我说出点道理,可能是出于爱子心切吧。

我说,酒是湿热之品,酒喝下去后,要通过肝来疏泄、分解,这样,湿热就被带进肝里,偏偏肝最怕湿热,一遇到湿热就容易产生肝郁,所以,喝酒伤肝,造成肝火旺。加味逍遥丸能够一边疏肝,一边清热,其中的白朮、茯苓还有健脾之功效,健脾即能化湿,这样,不但把肝从酒造成湿热中解救出来了,还能增强消化力,把平日暴饮暴食所积滞下来的脂肪化掉一些。应酬多,尤其是经常喝酒的人,加味逍遥丸是必备的良药。

老人心悦诚服地去了。

后来,张叔高兴地跟我说:“儿子开始服用加味逍遥丸的时候还有点勉强,但服用之后觉得很舒服,于是断断续续服用了将近半年。现在儿子身体不但比以前好多了,而且脾气也温和了不少。”我也为他高兴,说:“您则会该宽心了吧?”不料,张叔又说:“可这孩子这么大了还是个单身呢,你认识的人多,能不能给他瞅机会介绍个对象啊?

我笑了,可爱的老人,就是这么喜欢操心,真是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啊。我说:“没问题!瞅着合适的一定介绍。就包在我身上啦。不过,您老也别总是这么为儿子操心,儿孙自有儿孙福嘛,您无忧无虑地安享晚年,才是他们最需要的。

那一刻,老人的表情很释然,脸上呈现出一种我从没见过的愉悦和舒坦。也就是在那一次,老人的肝区摸上去已经很柔软了,用药也进入善后阶段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