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开岭:笼文化和望鸟镜

放生仪轨
王开岭:笼文化和望鸟镜

同胞在其旅行见闻中留下一细节:在欧洲的一些公园,常见一种架在草坪上的望远镜。

开始不懂,一打听,方知是为观鸟而设,它们准确的名字叫 “望鸟镜”。贴上去,游客能仔细欣赏远处树上的一举一动,对鸟雀却毫无惊扰……

但是,在我们这片土地上,何以没诞生如此“遥望”的冲动呢?我想起了身边的另一番景象:花鸟鱼虫市场,寓翁闲叟们的膝下,太极晨练的路边,随处可见一种国粹——鸟笼,一盏盏材质优良、工艺精湛的“小号”。有多少盏这样的“小号”,便意味着有多少双翅膀从天空中被裁剪下来,被折叠成椅子,只能坐,不能飞。我们发明的是栅栏,是囚牢。我们总喜欢把爱变成虐,把拥有变成占有,把“吻”变成“咬”。

记得许多年前,一对游客在武汉森林野生动物园乘车游览,嬉戏中,一只两岁的小狮子突然将利爪探进车窗,抓伤了她们。不久,动物园向市林业公安处提出申请,要求击毙这只闯祸的小畜生。后经当地市民的再三抗议,园方才撤回死刑起诉,改判 “无期徒刑”。从此,这只小狮子将在铁笼里孤独余生,永不能再和伙伴一起过群居和放养生活。

显然在万物之尊的人眼里,它是有罪的,因为它对人产生了敌意,并制造了伤害。但我不禁要问:到底谁先有罪?按自然法和生命平等的理念,

此刻,它根本不该出现在人类的车窗前,它的位置应是非洲大草原……

我替这只小狮子难过,更为自己的同类悲哀。

(摘自7月19日《今晚报》 作者王开岭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